手抄报边框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手抄报边框网 » 生活

一代兵王重回都市,不料陷入女总裁的温柔陷阱

一代兵王重回都市,本想拾补青春遗憾,谁料再次被卷入扑朔迷离的争斗当中,面对各色诱惑,他又当何去何从,弱水三千,只取情义饮。

正文第一章发结婚证

“素素,你这不是欺负人么,說什么回來就跟我同居,却是叫我和别的女人结婚,你这是在欺骗别人的感情,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江城市的一家复室住宅裡,一名年轻男子正附在一名女子身上嚎啕着,神色略显浮夸,只是前额时不时蹭着女人的纱质睡衣,好似真的哭了一般。

如果去掉那浮夸的神情以及嘴角若隐若現的贱笑,仔细打量的话,这倒是个十分帥气的男人,年纪轻轻的脸庞上却泛着几分这个年纪少有的英气。

“打住!”

蓦然,那被称作素素的女人故意板起脸,厉喝了一声,用手抵住了那越蹭越过分的脑袋。

她就无语了,前一阵还在小腹这呢,眨眼之间就快蹭到胸部了,这到底是在诉苦,还是在趁机耍流氓?

“素素,你......你吼我?”

男子似被这突如其來的一声厉喝吓住,抬起头一脸委屈的表情,但在他的眼中可看不到一丝畏惧之色。

“不要叫我素素!”

“就叫!白素臻,你不要以爲把我骗回來,发这么个小本本就可以了事,告诉你我現在生活的不幸福,你必须对我的人生负责!”

男子說着将一个小红本抛到女子领口附近,如果說结婚是一件神圣的事,那也是相对于互相心仪的手挽手一起去登记的情侣而言,而他呢,结婚证來的比特么毕业证还直接,还包发到手裡,这算哪門子事?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被称作白素臻的女子秀眉一挑,捡起小红本打開看了一眼,“男大当婚,你都二十四了,也该考虑这些事了,再一个你凭良心說,我给你找的媳妇不够漂亮吗?”

“很漂亮!”

“那不就得了!”

“可我怕是没福气消受!”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男子言辞之间的气愤,白素臻疑惑着问道,“难道书雪她苛刻你?”

“那倒没有。”

“那是爲什么?”

“爲什么?”一提这个男子更加气愤不已,“你說爲什么,人家别的夫妻新婚夜夜床笫,我呢,整天面对一座无隙可入的冰山,一张脸比谁都拉的長,我这到底是娶媳妇,还是找罪受?”

“就爲这点事?”白素臻秀眉勾了个柳叶般的弯弧,“我以爲多大的事呢,至于你跑來跟我诉半天的委屈,这么一点小事就把我们王阳大帥哥给难住了?”

“靠!我跟你說素素,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跟谁靠呢,没大没小的!”

女子一声冷喝让王阳又愣了片刻,赶忙改口道:“不是啊......臻姐,这樣的日子我真是过够了,你明天就去找林叔谈,早点把这段不切实际的婚姻取消掉!”

“不可能,你跟书雪的婚事是長辈们定下來的,怎么可能轻易取消?再說了,你遇到的这点事也不叫事呀,好办!”

“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等你什么时候能够到书雪的小内了,这些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臻姐,你......”

饶是王阳脸皮够厚,但依旧被說了个大红脸,怪就怪自己这位表姐太直接,出言也太雷人。

“你脸红什么,我說的不对吗?”白素臻一副好玩神色,没想到一有点事就找借口往自己怀裡蹭的厚脸皮家伙也会脸红,“再說了,男人和女人,不就那回事吗?更何况你们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臻......”

这次王阳只叫出一个字便呆若木鸡,他已经彻彻底底被雷倒了。

看一眼白素臻玉颈下似羊脂玉般的肌肤,王阳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自己这位表姐的姿色还真是有点祸国殃民啊。

白素臻并不理会王阳的眼神侵犯,只是道:“你就安心在书雪那边待着吧,以后的事以后再看,对了,书雪不是还承诺婚后给你个总监当吗? ”

“你别跟我提这个,一提这个我更來气。”

“怎么了?”

“你知道她给我安排的是什么总监吗?”

“是什么?”

“安全总监,别名保安队大队長!”

“噗!”

白素臻刚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闻言又全部吐了出來,还差点呛到。但她心裡想的却不是这回事,没想到林家这妮子还挺把她的话当回事,当时林书雪承诺给一个总监职位时,曾私下向她问询过王阳的特長,自己当时好像就說了句“我这位表弟没别的,就是能打”,却没想到无心的一句话决定了王阳的职位。

“你笑什么......臻姐,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和你......睡在你这边?”

王阳眼角闪烁着特别的光芒,这似乎才是他今夜來此的真正目的,其实他本是想问表姐可不可以一起睡,但在对方凌厉的目光下,不得已又更换了說法。

“想都别想!”白素臻想都没有直接回绝,“快回去陪你的媳妇吧,夫妻之间本就是耳鬓厮磨,趁着新婚期的新鲜劲,尽快把夫妻之实落实,早点生个孩子出來,爲你们王家延后“。

“快回去!”

见王阳还赖在这裡不走,白素臻玩味的神色消失,寒着脸将其轰出了房间。

“臻姐!”

王阳站在門外吼了几声,却没听到白素臻的回应。而就在他准备再次敲門时,屋内传來一个严肃的声音。

“听话!”

“那臻姐,你可不可以借我点钱?”

“钱?”

屋門内传出疑惑的声音,紧接着又像是自言自语:“也对,王家早已不是当年,如今你住在书雪那边,本就是寄人篱下,怎么可能再用她的钱,是我欠考虑了,你等着!”

王阳在門外静静侯着,他刚刚到职不久,如果不是真的囊中羞涩,万万不会向白素臻张口。

在門外等了约摸两分钟,房門再次打開,一只纤纤玉臂探出,接着一张银行卡递到王阳手裡,“这张卡你拿去用,密码是你的生日,不够就跟姐說“。

“去吧!”

最后推了王阳一把,白素臻转身回屋将門反锁,镇定有神的双眸这一刻闪烁着晶莹的微茫,似雾。


正文第二章高傲冷妻


“呼!”

門外,手握银行卡的王阳長長舒了口气,雖然很惋惜不能留下來过夜,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面对自己这位表姐时,王阳真心觉得压力蛮大。

这一切要从他十七岁那年說起,当时的白素臻给他留下了太深的阴影,以致于到現在,即便他再不着调,也不敢在白素臻面前有实质性的过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形容的就是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雖然十九岁那年他被送去了国外,与白素臻分隔五年,纵使修了一副“真金”脸皮,可再面对白素臻时,内心的暗悸依旧是落了下风。

一个人走在街上,望着被拉長的交相错乱的灯杆影,这位曾经叱咤一方的年轻人心裡有些迷茫。

仿佛诺大的一个江城,再也找不到一个像表姐那裡可以帶给自己安心的地方。

他结婚了。

比起老一辈只见一面连手都没拉过就结婚的人而言,他的境地似乎更加离谱,在结婚前甚至没见过媳妇的面。

他的媳妇叫林书雪,人如其名,是一个冷的不能再冷的冰女子。

但同时也是一位美出了边际的女子,一头乌黑整洁的秀发散落在两肩,姣好的身材曲线,以及由内而外的几分书香气息。

当然最最不能忘记的是她的眼神,那种高高在上统御一切的姿态,那看向自己时轻视的目光。

这些都是王阳第一次见到自己媳妇的感觉,至今仍记忆犹新。

再次回到那栋被称爲“家”的别墅前,他迈着沉沉的步伐向裡走去。

听說这裡是那个女人的私人别墅,是她通过自己的双手获得的。女人拥有很好的经商天赋,目前是林家一家子公司的总裁。

一家泛着死水亏到极致的公司,硬是在这个女人手裡重新焕发出了活力,而且隐隐已经走到上市的步伐。

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个女人的不简单。

“姑爷回來了。”

刚刚打開門,一个中年妇人便迎了上來,一边将他的外套挂起一边关切道。

“嗯,辛苦吴妈!”

中年妇人是林书雪的保姆,而且还是她的奶妈,自林书雪出生起,就一直伺候着她的起居。

王阳走进客厅,见一贯强势的林书雪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等着自己,不免的又多看了几眼。

不知爲何,打从今天白素臻說了那番话起,他的潜意识裡便不再怵这个女人。

就像那句话說的,林书雪再强势,可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还能把他吃了不成?

“你去哪兒了?”

看到王阳后,林书雪寒着脸问了一句。

“妹的,又是这幅表情,老子喂你吃苍蝇了不成?”

王阳暗自嘀咕一声,面对这样的林书雪,他也没有答话的兴趣。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嘀咕,林书雪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但却没发作,只是拍了拍沙发上的包装袋,“明天有个家族宴会,这里面有两套订做西服,你拿进去试一下,明天穿这个去赴宴“。

“对不起,我对这个宴会不感兴趣!”

听到林书雪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王阳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怒火,便也不再停留,径直向自己屋里走去。

结婚一个月以来,他和林书雪至今都是分房睡的,至于原因,无非是新婚之夜这个女人竟然将自己赶出了婚房。

“你站住!”

林书雪冷喝一声,站起身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自己不就是新婚之夜失脚踹在了他的腰上吗,当然可能也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可他至于这么耿耿于怀揪着不放吗?

她刚刚接手公司不到一年,就从天而降了个老公回来,面对这么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自己默认并接受了他的存在,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在林书雪的心里,自己的男人即便不是顶天立地,但好歹也要大大方方呀,即便一无是处,也不能小肚鸡肠吧。

可偏偏摊上了这么一个男人,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命里本该如此。

“有事吗?”

王阳停下脚步回头看来,似乎是在等林书雪说一些服软的话,其实他真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当然也想跟林书雪搞好夫妻关系。

毕竟林书雪只是脾气臭了些,但除了这一点外,其它的完全符合王阳心中完美的择偶标准,这么近乎于一个完美女神的存在,却老是冰着一张脸,让他觉得很是大煞风景。

“如果你识相的话,就把衣服拿回去!”

见林书雪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色,王阳彻底放弃了心中怀揣着的等其服软的念想。

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不可能改变态度的。

“王阳!”看到王阳还在继续往屋里走,林书雪的怒气也是蹭蹭上涌,再次说道,“你住着我的房子,吃我的用我的,我让你参加家族宴会有什么不妥吗?”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搬出去住吗?”

“我有这么说过吗?”

“小姐!姑爷!你们不要再吵了!”

林书雪和王阳一个比一个大声,一旁的吴妈都有些看不下眼。

“吴妈,你看他!”林书雪泫然欲泣,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气,“他一点能力没有,还不听管教,你说我还能指望什么?”

“小姐,我看到的可不是这样,你是不是对姑爷有什么误会呀?”

“你说什么吴妈,难道这些都是我的错吗?”林书雪彻底愣了,没想到从小疼爱自己的吴妈这一次竟然站在了王阳那边,她越想心里越觉得委屈,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流下。

归根结底吴妈不是普通的佣人,而且自幼的照顾也让她心生感激,否则她早就歇斯底里了,根本不会委屈到流泪。

“你们都没有错!”

吴妈看见林书雪哭了,也是于心不忍,但还是劝道,“小姐,我觉得商量事情时,你的语气和态度......”

“知道了,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林书雪带着哭腔喊完,抬手打翻了沙发上的包装袋,之后怒气冲冲跑回自己的卧室。


正文第三章心机婊


看看哭哭啼啼离去的林书雪,再看看沙发上被拍得半扁的包装袋,王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书雪强势的时候他可以顶撞几句,但这个女人一旦哭了,他还真是有些无措。

说归到底还是因为林书雪跟他以前泡过的妞不同,在国外的时候,泡妞如同泡吧,只是为了需求和消遣,从来不谈及感情。

“姑爷”。

见新姑爷低着头不言语,吴妈还以为他生气了。

“吴妈”。

王阳从思索中回过神来,恭敬的回了一声,他也没想到吴妈会理解他的感受。

“你不要怪小姐,她其实本性不坏,有的时候脾气不好,多多少少也是因为性格使然吧。”

“性格使然?”

王阳疑惑出声,他听得出来,吴妈的话里有深意。

“是啊,小姐出生的时候,夫人就因为难产离世了!”

“什么?”

吴妈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砸了过来,王阳一时间有些发蒙,这个他可从来没听说过。

一个月前回来的时候结婚证就到手了,婚宴也没办,至今只见过林书雪的父亲一面,他当时没往这方面多想,只当是大家族结婚得按规矩来,却没想到其中竟然另有隐情。

“所以小姐相当于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我对她很了解......”

“我知道了吴妈,明天我会陪书雪去赴宴。”

一句小姐出生夫人难产离世对他的冲击太大,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理解林书雪了,便拎起包装袋回了房间。

吴妈看着那道自己很中意的身影,面露欣慰之色,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新姑爷说这些,或许是因为一家人不该有所隐瞒,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吧。

王阳回到屋里躺了许久,翻来覆去抽了几支烟,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还是吴妈那些话。

其实吴妈说的只是一个表象,仔细深想的话,背后应该还有更多他不知道的事。

只是他的这位媳妇,好像从来没对他掏过心里话。

“砰砰砰!”

正遐想间,门口传来了低低的敲门声,在这个夜里显得格外沉闷。

王阳下去打开门,本以为来的是吴妈,却没想到会是林书雪。

估计是闻到屋子里充斥的烟味,林书雪皱着眉头捂了捂鼻子,“我有事找你谈,来书房!”

女人一如往常那般,懒得多说一个字。

王阳整了整衣服跟上去,好奇她大晚上找他做什么。

林书雪穿着拖鞋,步伐很快,率先赶到书房,开了灯在书桌前坐下,静静侯着王阳。

“什么事,说吧。”

王阳随意坐在沙发上,举止在林书雪眼里还是那般吊儿郎当。

“我觉得我们两个的事,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正有此意。”王阳点头应道,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正题了,他早就想和林书雪改善关系了,就是等这个女人向自己服软。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的婚姻是长辈定下来的,但现在这个年代,哪里还讲究什么指腹为婚,所以......”

“所以什么?”王阳听的云里雾里,这和他预期的可大不一样。

“所以我,想请求你陪我演一年的夫妻,一年后我们协议离婚,谁也不耽误谁,就当从来没有过这回事!”

可能也意识到直说有些过分吧,林书雪在前面着了“请求”二字。

“既然决定了要离婚,为什么不趁现在?”王阳更加云里雾里了,既然她摆明不喜欢自己,何不来的更痛快一些。

“集团今年在筹备上市,我不想分心,一年后上市之日,就是我们离婚之时......”

“等等!”王阳越听越觉得不对,立马叫停林书雪。

“怎么了?”林书雪一副迷茫之色。

“你说你不想分心,那我们现在离了不是更干脆吗?你今后再不用因为我的事动气,也不用分心,现在又说留我一年,这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

王阳深信自己和林书雪的婚姻并不只是当年王林两家定下的婚约那么简单,虽然白素臻不说,但他隐隐能猜到一些,他和林书雪结婚,两家一定有利益往来。

这一点他深信不疑,如果坐等林书雪把自己利用完再踹了,那他属实是有些傻逼。

想到这里,他直视对面的女人。“林书雪,我真没想到,你还挺有心机!不过也对,如果不是机关算尽,你怎么可能坐得到总裁的位置!”

“我怎么心机了?”

林书雪本来在等王阳的回应,却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么一句讥讽,当下便气愤回道。

“你敢说我不在你的上市计划之内吗?如果不是你为何要强留我到上市之后,这般做法,你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心机婊吗?”

“我承认,你可能真的有一定作用,但我自己有能力有作为,我又用不着你来帮助,你凭什么骂人?”林书雪眼睛刹那间通红,她是听父亲说过王阳对公司上市作用不小,但却从未想过要利用,她是一个自信的女人,坚信自己能够做到,至于为什么推到上市之后离婚,是因为想到家里对她和王阳这段婚姻的坚决态度,她不想因此跟家中对立,从而给上市计划带来任何阻挠。

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利用谁,凭什么把她说的这么不堪。

“哟,协议都准备好了,还不承认是早有预谋吗?”

在林书雪天人交战的时候,王阳已经来到了办公桌前,看到了那份由林书雪拟定的协议。

林书雪脸色瞬间苍白,这是她白天刚刚拟定的协议,但也因此,让她跳进黄河再也洗不清。

她知道,任谁看到这份协议,都会认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更别这个人本来就看自己不顺眼。

“被我说中了吧?”王阳盯着林书雪的一言一行,一举一止,“不过我是不会签的,因为我不会像你一样,拿感情去下注,尤其是拿别人的感情!”

他不是一个武断的人,没有一气之下就和林书雪离婚,此间种种,他都要找白素臻问清楚再做决断。

在车门合拢的前一刻,她依旧不放弃地拼命嘶喊着。自己这么清白的身体,怎么可能交给一个地痞恶棍,只是想到火狼帮的凶名时,又不争气的哭了出声,使得这声音有几分悲壮呐喊之意。

而就在这时,一路想着心事的王阳刚好经过这里,也刚好听到了李筱婷的呐喊之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