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报边框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手抄报边框网 » 生活

一条被淹死的鱼

一条被淹死的鱼

                ——读《白夜行》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变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当我真正读到了这句话,才体会到东野圭吾笔下的文字是多么得有力量也多么得打动人心。我开始愈发地对东野圭吾这名日本作家有了新的认识,虽然我只读过他的两本书,一本是《白夜行》,另一本是《解忧杂货店》。

“虽然至今为止的道路绝非一片坦途,但想到正因为活着才有机会感受到痛楚,我就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几年前我读《解忧杂货店》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打开东野圭吾文字的大门的呢?我已经忘记了,可是依然记得在第一次看完整本小说的时候是极其敬佩的,很多年前听说过东野圭吾的名字可是当我真正去看他写的那些推理小说的时候不得不为其逻辑之严密以及文字之精炼而感到敬佩不已。等我再读一遍这本小说之后会写一篇专门的读后感。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这段话在《白夜行》里出现了两次,是由两个拥有同样命运的人给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况下说的。仿佛现在耳边就在回响着一句话“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他为什么要这样啊?”有时候我们会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感到疑惑,觉得在我们的身上是绝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前几天我看到一个消息也是极为震惊,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挥刀砍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以前我们看到过的新闻都是父母虐待孩子这样的,人们就会说“虎毒不食子”,这父母怎么这么狠心啊。现在事情却反过来了,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竟能够让他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至少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可是悲剧就是真正的发生了,后来这个孩子回到之前的学校读书,可是他的同学的家长们都不同意,他们也认为这样的孩子怎么还能再回来上学呢?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这个孩子,天真烂漫的年纪,却做了如此罪恶的事情,这其实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而不是仅仅把这当成一个无关紧要的新闻。可是我们总是习惯了这样,无关自己的事情想它干嘛?从今以后,所有认识这个孩子的人都会知道他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摆脱这个罪名了,可是他才十二岁。

我从同学那里借来了《白夜行》这本书,之前看过前面的一部分,可是中间就没有再去看了,突然想起了也就去借来看了。这本书我看了很长的时间,一方面是别的事情耽误了,另一方面确实这种推理的小说很费脑,看的时候你就总想着根据前面的一些线索自己去推断出后面的剧情或者是凶手。简单地讲,《白夜行》这本书讲的就是一个老警察坚持不懈追查十九年前的一桩命案最终找到了真凶的故事,只是这个命案的凶手有些出人意料,因为他就是死者的儿子。亮司和雪穗是一对好朋友,为什么不是恋人呢?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是小孩子,亮的爸爸是一个恋童癖,有一天他猥亵了雪穗,却被亮看到了,于是亮出手杀死了自己的爸爸。后面所有的故事都是围绕着这个十九年前的杀人案来开展的,只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故事我没有讲,那就是雪穗的故事。“我的天空没有太阳”这段话就是亮司和雪穗说过的,一次是在结局之前,一次是在结局之前。你看着就是汉语的神奇之处,这两个“之前”表达的是不同的意思。我以为故事的结局会有反转,可惜没有,我不希望作者笔下这样一个完美的女生竟然是一个只能生活在黑暗里的人,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在所有人看来,包括没有看到结局的读者眼里,雪穗都是一个温柔,贤惠,有气质又极漂亮的女神,可是故事讲到了最后,才发现所有的坏事都是因为她才会发生。因为同班的女生从她这里夺走了耀眼的光芒,所以安排了一场强暴案,仿佛夺走了别人的灵魂;因为继女不喜欢自己,就用同样的手法夺走了继女的灵魂;因为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所以即使发现了自杀的母亲却还是装作没有发现导致了母亲的死亡。正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一天当中,有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有下沉的时候,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生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我甚至会认为,雪穗杀死了自己养母,虽然那时她已经病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能是我太阴暗了吧。

没有人会把嫌疑指向死者自己的孩子,所以整整十九年之后老警察才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亮司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他只能活在黑夜里;雪穗一定也对自己对母亲见死不救感到愧疚,可是为了让有身份的养母收养她就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她想要的是那种光芒,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光芒,所以容不得别人分享她的这份光芒。

亮司就是雪穗的太阳,这十九年以来他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为了满足她的欲望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即便是杀人,甚至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因为雪穗就是他的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所以《白夜行》不仅是一个推理小说,还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并不值得我们去颂扬的爱情故事。亮司就是一条鱼,一条被水淹死的鱼。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