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报边框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手抄报边框网 » 养生

【都市晨报“书画名家”】李守银 “2018”书法艺术履迹


点击上方蓝字“收藏徐州”关注我们

▲1月14日,都市晨报A08—09版


名家档案


李守银,江苏徐州人,斋号问耕堂,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工作室导师,徐州书画院书法研究院副院长,徐州市书协副主席兼正书创作委员会主任,徐州市优秀专家,徐州市劳动模范。


作品曾数十次入展中国书协重要展事,曾获全国第八、九、十一届“全国奖”等奖项,多次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全国书法展评委。曾在徐州美术馆举办个人书法展,出版《李守银书法作品集》,多篇论文发表于《中国书法》等专业报刊。


重点活动


全国第三届册页书法作品展


全国第三届册页书法作品展评审现场   2018年11月·上海


评审感言


全国第三届册页书法作品展的评审工作已经圆满结束,本届册页展,中国书协充分体现了艺术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理念,评审程序规范,表现出高度的责任感和专业性。在评审过程中,以人为本,保护、尊重、珍视所有参赛作者的艺术劳动,充分体现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我有幸参与了此次评审,在认真履行职责的同时,自己也有很大的收获,可谓受益良多。


册页是我国古代书籍装帧传统形制中的一种,这种作品形式似乎对于小楷,小行草书家更易发挥,所以本次来稿中以书写楷书、行草书数量居多,用篆书、隶书书写册页的作品相对较少,在这些为数不多的隶书册页作品中,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所谓小道娱人耳目,大道撼人心灵,期待今后能有更充分体现汉碑博大气象、更高水准的隶书作品出现。


从初评、复评的整体水平来看,投稿册页作品外观制作考究,装帧精美,书写内容能较好表现出作者的创作能力,整体书写水平较高,但在审读作品环节,却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用错篆法,甚至封面都出现错别字,有不少书写很好的作品,创作作品的用字却不够严谨,因错字、异字、别字等问题导致落选的大有人在,实为惋惜。书法家的创作是以汉字为媒介,识文断字应是最基本的文化素养,可以看出书家在深入经典法帖的同时,对于书外功课的耕研还远远不够。从为数较少的篆隶册页作品来看,仍然缺少汉碑那种高古、雄强、质朴、博大的气象,多数仍在临摹阶段,粗率为之。孙过庭云: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在创作中如何写出自己独有之神彩,值得细细思考。此次册页展虽是一个单项展,但它折射出的问题却是当下书坛存在的问题,那就是书家单单追求书写技法,而忽略作品的文化品性,应重视提高书法背后的文化内涵。


通过参加本次评审工作,我感到作为评委,对于参赛作品不能仅凭个人喜好取舍,否则入展作品会面目雷同,而是要对不同风格取向的作品一视同仁,慎重对待,对每一件作品负责,对每一位作者负责。评审工作,评的是投稿作者的作品,衡量的却是评委的眼光、襟度和学识。这一次的评审交流,使我开阔了眼界,提升了高度,为更好从事书法理论与实践的深研储备了经验,打下了基础,今后要在不断的学习中充实自己,更好的做好评审工作。评审工作已经结束,可是书法求索之路还很漫长,而借古开今一定是必由之路,传承优秀文化,任重而道远,我辈仍需不断努力。                           李守银



李守银作品


学术发言


谈谈书法的可视性与可读性


“现状与理想”当前书法创作学术批评展   2018年9月·乌海


书法,这两个字,12个笔画,简简单单,对于浸淫其中数十年的人来说,这两个字其实很沉重。想说的话很多,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甚至有一种说来说去其实差不多还是类似的老生常谈,我想在座的各位可能也与我有相似的感觉吧。但是,即便是老生常谈,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在我看来,如果我们连说都懒得去,那才是最不负责任的。我今天不说别的,就谈谈书法的可视性与可读性的问题吧。这也是当下书法创作中的突出问题。


“现状与理想”活动参展作品


先说说书法可视性。顾名思义,可视性,于书法而言就是可看性、可观性,是书法作品形式对视觉的冲击力。这种重形式重设计的书法表现不外乎以下几点:在章法上突出设计感和美术性;在笔法上强调个性化的点画质感而异化笔法程序淡化笔势关系;在结构上解构书法样本、拆解经典款式,哪怕夸张变形;有的在纸笔上挖空心思,刻意做古、做破、做秃;有的以西方抽象艺术来写字,并沾沾自喜美其名曰:现代书法艺术。说白了,一切都是围绕着创作形式在技巧技法上强化最有利于凸显形式美感而进行的“书法操作”。从书法发展角度来看,这种对书法形式的盲目推崇已经失去了书法艺术的精神内核,只剩下一具现代艺术的躯壳,书法艺术俨然沦落为“书法技术”。而事实上,以历史的眼光来看,技术化的形式书法也仅仅是一时博人眼球,在书法本体上,这类书法作品是为新而书,为展而书,为名利而书,无法给你深刻的印象反而有种千人一面的错觉,当然也谈不上像前贤书法那样让你产生跨越时空的惊艳感和震撼感,也更毋须讳言书法传承了。因为,这种对形式主义的强化,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就是对书法书写性的弱化,这样的书法作品没有真正的“我”。这是最可怕也是最可惋惜的。“……多涉浮华,莫不外状其形,内迷其理,今之所撰,亦无取矣。”用孙过庭书谱中的这句话概括当下形式化的创作,显然也极为恰当极为讽刺。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近三十年来,书法人对书法可视性的重视度似乎已欲罢不能越发偏激了,对展览书法的创作者来说,甚至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一种潜在的共识。这种现象于创作者于我们每一位书界人士都值得深深反思!






关于书法的可读性,这个可读性,就涵盖很多了。从书法本身来说,可读性其实包含了可视性。毕竟,书法首先是汉字的艺术表达。就其书法本身而言,其可读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书法的自然书写性。什么是自然书写性?就是你的书法创作不是刻意地表现自己,而是依着自然的笔势写、依着习惯的风格写,形式上不刻意,是“吾手写吾心”,是有人的立场的书写。是“忘我”的一种状态中自然流露的书法创作,这种状态下的书法作品,恰恰让你感受到无比清晰的“我”,也就是书法创作者本人的存在。钟繇说过:流美者,人也。有“我”的书法创作,才是有灵魂的书法创作。反之,就是躯壳式创作,而不是活的,灵动性的创作。这正是当下大多数书法创作者所欠缺的认知。也是对形式化创作过于追捧的结果。其实在前贤的作品中,我们经常可以感受到这种“我”的气场并深深打动着你。最典型的莫过于被称为天下行书第二的颜真卿的祭侄帖,你能从他的每一笔画和线条中清晰感受他书写时的极度沉痛和悲愤,虽隔了千年的时空,仍然让你感叹感动甚至于让你也情动于中热泪盈眶。这是真正忘我的创作,真正的自然书写。因其创作时的忘我忘情,反而在作品中让人强烈感受到有我有情。元代张晏跋言有句:“而起草又出于无心,是其心手两忘。真妙见于此也。”书法可读性还表现在书写内容。关于这一点,当下的书法人可以说是完全输给前贤了。不惟书法创作者,整个书画界也是类似情况。书写内容基本都是前人作品,极少数书写自己的创作内容,内容的文学价值往往难以达标,令人尴尬。还有不少创作者连文字都写错,诸如此般,基本质因素在于创作者缺乏传统文化的薰陶和沉淀,这就涉及到可读性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创作者的学养修行,字外功夫。宋.黄山谷《论书》 中言:“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清.刘熙栽《艺概》言:“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不可以为书。” 清.杨守敬《学书迩言》也言:“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学要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自然溢于行间。”可见,书写者自身的学识修养是多么重要,但说实话,学养修行,字外功夫,我们当下的整体书法群体都输给了古人,脱离了文、脱离了人的当代书法,只剩下形式,真、善、美只剩下了美,这样的美是贫乏的,是没有文化底蕴的美,反而大大削弱了真正的美。


那么,怎样才能让书法的可视性与可读性完美统一?或者说,怎么样让书法的可视性与可读性的更好的结合?


首先要正确对待传统继承和当下创新的辩证关系。你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国书法在几千年的发展中,古人将书法创造几乎尽善尽美,今人要实现书法创新,继承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要手段。一方面,我们要深入经典,继承传统。而不是以创新的名义排斥传统。而且这种继承,是“有我”的继承,不是简单的仿古、复古和重复性书写。这种继承,也不仅仅限于临书,更包括对书法史的全面了解和系统性研究,除了学院派出身的创作者之外,很多书法爱好者显然是十分缺乏这方面的知识的,一味创作,急功近利,只助长浮燥习气,于书法创作不可能有更大进步。另一方面,合理创新。合理,就是在继承的基础上的创新。凡是些打着创新旗号,挑战国人审美价值观的怪百出、弄异炫奇的东西,都不是“创新”,也注定会遭到唾弃。无论是依托前人碑贴文字追求的创新,还是借鉴现代美学空间异化的创新,或在笔法上求新图变的创新,都不能丧失通过笔墨和书写性彰显人格的特点。


请将手机横放欣赏


其次,正确看待书法参展,有意识训练去形式化的“忘我”式创作。前提是,真正的明白了书法。明白了书法本质,才能保持纯粹之心,去功利之心。历史上的书法,是士子文人抒发情感、表达志向的一种形式,不是出名牟利的手段。而当今各种书法展和比赛的形式使书法这一古老的艺术演变成职业化、市场化的平台,书法人不知不觉、身不由己地被带入到竞争的队伍中,甚至成为竞争生存的职业,物欲完全主宰了书法创作。目前来看,书法的职业化、市场化行为不可能打破,虽然它一方面稀释着中国传统书法对人的精神修炼与人格培养的作用力,但另一方面它所具有的竞争性也持续推动着当代书法繁荣发展的动力。好在近年来在书协已认识到了弊端,加强了对创作者文化素养的重视,作品的文化属性方面正越来越得到强化,这也是当下书法发展中最可欣慰的一面,但我们也应该实事求是的看到,当今书法群体的文化属性还远远不够,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再次,有意识的培养个人修养,加深传统文化的薰陶。当今展览书法向形式化看齐的同时,反而有一种形式上的雷同感和视觉疲劳感。为何?根本原因是集体价值观的下沉带来的文化内蕴的丧失或者说对文化的一种麻木。这固然有时代社会因素在内,但也与个人的下意识的懈怠和从众心理有关。书谱言:“然君子立身,务修其本,扬雄谓诗赋小道,壮夫不为,况复溺思毫厘,沦精翰墨者也?”这意思就是说,一个人立身处世,修身为本。诗赋都是小玩意,更何况书法呢。古人重视修身,可见一斑。读书是修身的重要途迳。腹有诗书气自华,自觉地涵养历史、国学、文学诗词等方面的知识,精神境界和艺术功力才会有大进步。唐.张怀灌《书议》言:“夫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论人才能,先文而后墨。 ”所以,培养个人修养,加深传统文化的薰陶,其实才是书法人当下最需要提升和加强的。因为这是当代书家们面临的群体性缺失的东西。


当然,协调好书法的可视性与可读性,不是一蹴而就,这其中还有机制因素。我们的书法创作环境和书法艺术的审美与价值判断标准还需要再继续完善。比如改进并优化展览运行模式,推进激励机制等等。我想,在我们书法界全体人士的努力下,一个和谐有序的书法发展环境氛围离我们并不太遥远。

在“现状与理想”当前书法创伤学术批评展中的讲话)


书法履迹

中国书法家协会

新疆(兵团)书法公益培训班

2018年5月·乌鲁木齐


2018中国书法家协会

第七届专业委员会工作会

2018年6月·北京


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第十一期

李守银工作室第二次面授

2018年8月·徐州


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

2018年徐州临摹与创作研修班

2018年9月·徐州


第二届“翰墨醇香·六十年代”

全国书法名家学术邀请展

2018年11月·衡阳


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

2019年教学工作会

2018年12月·廊坊


关于“书画名家”


为进一步加快文化强市建设,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加快培树、打造“彭城画派”,都市晨报特开设“书画名家”专栏。该专栏将聚焦徐州最具艺术影响力、最具市场价值的书画名家,重点对其包装、推介。首期,晨报从众多知名徐州书画名家中遴选出了7位书法家——李守银、翟立新、祝培良、郭荐、张利、张东明和王国宇。这7位书法家将轮流“坐镇”每周一出版的都市晨报“书画名家”专栏,他们的精品新作也将经过晨报刊发、展览、收藏和拍卖。

主流媒体刊发、作品价值增加。如有收藏意向请扫码“收藏徐州”,在后台给小编留言。

收藏热线:13685182818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