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报边框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手抄报边框网 » 专栏

Bf 110王牌伯格曼:夜空流星


二战的天空产生了无数激烈的交战,也催生了众多王牌飞行员,传奇性的空战往事不仅发生在白昼,也发生在夜晚。相对而言,夜间空战以其特殊环境的制约而显得更具难度,赫尔穆特·伯格曼正是德国空军夜战王牌。

一头金发的伯格曼是德国空军中的一名“夜猫子”,他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驾驭着Bf 110夜间战斗机活跃在黑暗的欧洲上空,一度是进袭德国本土的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部队的一大劲敌。

新人驾新机

伯格曼于1920年5月26日出生于鲁尔工业区的城市波鸿,和战争年代的许多同龄人一样,他在完成基础学业后便选择了报名参军。1940年5月,体格出众的伯格曼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德国空军,并入选夜间战斗机部队训练,于1942年5月正式进入NJG 4联队,入驻法国北部的朱文科特,防范来自英国的轰炸机。

当伯格曼加入夜战机部队的时候,德军已经装备了真正意义上的夜间战斗机——Bf 110F-4。作为德国空军第一款真正的夜间战斗机,Bf 110F-4长12米、翼展16.28米、自重5200千克、最大起飞重量6750千克、最大飞行速度可达500千米/小时、最大航程1195千米、实用升限11千米。该机型采用2台1350马力戴姆勒-奔驰DB 601F液冷发动机,动力更强,稳定性也更高。FuG 202型机载雷达和APZ 5A型导航系统等使得bf 110F-4“耳聪目明”。机首上部安装了4挺MG 17型机枪,下部另外安装了2门MG/FF型航炮,在座舱后部的机枪手位置上还有1挺MG 15型机枪。另外,有一些得到特殊加强的机型还会在机腹加挂武器吊舱,里面装有2门30毫米口径的MK 108型航炮,这种航炮由德国老牌军火制造企业莱茵金属公司打造,不仅射速高达600发/分钟,而且号称平均每3发炮弹便足以击毁一架盟军的重型轰炸机。

Bf 110王牌伯格曼:夜空流星

正是在这种新型战机的助力下,新人伯格曼早早就打开了自己的击落帐户。1942年9月20日午夜刚过,伯格曼驾驶他的Bf 110F-4在凡尔登以南10千米处击落1架英国先进的哈利法克斯式轰炸机,该机飞行员是英国空军第35中队的中队长、优异服务十字勋章的得主吉米·马克斯中校。

新晋王牌

到了1942年11月29日,伯格曼有了個人的第二次空战胜利,击落了由新西兰飞行员弗兰克·加特兰中尉驾驶的斯特灵式轰炸机。不过伯格曼在战斗中过分靠近敌机,撞上了目标的后部,不仅使右翼发动机损毁,还导致了后座机枪手约翰·斯塔梅斯死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伯格曼努力控制住飞行,勉强依靠一侧发动机飞回了朱文科特,最后以机腹迫降成功。

吸取了教训的伯格曼此后注意保持和目标的距离,1943年3月9日,他又击落了英国空军第7中队的1架斯特灵式轰炸机。该机的领航员道格·考克斯中士后来回忆道:“那是一个偶现月光的夜晚,我刚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久,从前方就闪现出了明亮的光芒和短促的火焰,直指着我们来。敌人的战斗机咆哮着接近,我们右翼内侧的发动机被打着了。灭火控制失败,我们的飞行员进入全速俯冲,希望以此灭火,虽然取得了一些效果,但从俯冲改出为平飞后,火焰又重新出现,而且愈燃愈旺了。”被伯格曼击落的这架“斯特灵”上共有6名机组成员,考克斯和2名同伴设法逃往西班牙,但包括机长汤姆林逊在内的另外3人则不幸遇难。

Bf 110王牌伯格曼:夜空流星

至此,伯格曼的战功簿上已经登记了2架斯特灵、1架威灵顿和1架哈利法克斯,一下跻身德国王牌飞行员的行列。而对于这名新晋王牌来说,1943年4月的运气似乎更好——他在短短的6天时间里就取得了7个战果。4月14日—15日晚上,462架盟军轰炸机大举进袭斯图加特,由于领航机标注失误导致投弹点提前,结果使得巴德康施塔特的郊区反而成为受弹最密集的地区。那里的一些工业区受损,火车修理厂受到重创,同时空袭造成当地200名平民伤亡和393幢民房被毁。数架轰炸机还把炸弹投向了一处集中关押着法国和苏联战俘的营地,结果使257名法国人和143名苏联人身亡。

完成投弹后,寻路而回的轰炸机群开始面临强有力的阻截。来自第425中队的1架威灵顿由加拿大人鲍勃·丁曼少尉驾驶,踏上了归程。接下来3个小时的飞行一切正常,丁曼为了避开敌机而采取了少见的飞行姿态:他的飞机保持在300米左右的低空高度上。正当这架威灵顿掠过法国的圣昆廷时,右翼发动机突然停转,这让丁曼和他的机组陷入了困境。

伯格曼就在这个晚上奉命出击,和他一起登机的是无线电操作员冈瑟·豪塔尔,以及兼任后座机枪手和战地记者的利伯。15日凌晨2时43分,伯格曼在3800米高度上发现前方的低空中有一个目标,他接近至相距仅100米时,看出那是1架威灵顿。伯格曼进一步逼近至50米距离,然后开火。Bf 110F-4一共打出了190发7.92毫米机枪子弹和40发20毫米炮弹,目标被击中起火并开始跌落下去。

2时55分,伯格曼注视着目标坠落到圣昆廷西南5千米的达伦附近,但让他有些吃惊的是,目标居然没有爆炸。原来,丁曼的飞机在惊险地从教堂尖塔旁擦过后,坠入了一片湖面之中。机上的5个人在短暂商量后决定分路而逃,其中3人很快就被俘虏了,另一人潜逃了一周后被也被抓获,而“最成功”的机长丁曼本人则在法国乡下游荡了1个月之后才成为俘虏。

夜战机重装上阵

同是在4月15日的这个晚上,伯格曼还有别的收获。就在击落丁曼的飞机后不久,伯格曼飞到了圣昆廷南面的蒙特斯科特上空,在那里又击落了属于英国空军第408中队的1架哈利法克斯式轰炸机。

这架英国轰炸机刚刚被高射炮打掉了右机翼上的一具引擎,机组成员们齐心合力克服了这次危机,开始返回基地。可就在大家深信自己将会脱险之际,机上的一名机枪手里德喊了起来:“机长,别再做机动动作了,我们正下方有另外一架哈利法克斯。”经验比里德更为丰富的尾部机枪手哈里·杰伊少尉在他的位置向下望去,“顿时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因为他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哈利法克斯,那与众不同的双垂尾表明来机正是德国人的Bf 110夜间战斗机。

Bf 110王牌伯格曼:夜空流星

机长徒劳地试图与敌机拉开距离,里德和杰伊绝望地开火,希望能够有打中目标的好运气,然而好运并没来到。来者正是伯格曼,他脱离了英国轰炸机下方的位置,改而跟飞在后方,并全力开火。

轰炸机上的杰伊一直盯着瞄准器,敌机的开火让他的眼睛瞬间致盲,他下意识地在炮位上蜷缩起来以避开射来的炮火,但根本无处可藏。“德国飞行员不断上下翻飞,把我们的左翼完全打着,然后拉起机首扬长而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技艺非常出众的敌人。”除无线电操作员被打死外,包括杰伊在内的另外6名机组成员全都跳伞成功,不过落地后陆续成了德国人的俘虏。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伯格曼显得有些沉寂。他的第13个个人战果发生在6月12日,那是1架兰开斯特式轰炸机;而在差不多24小时后,他又击落了另外1架兰开斯特。

10天后,好运似乎离开了伯格曼,他的夜间战斗机被英国轰炸机的自卫火力击伤。在一侧发动机报销后,伯格曼和他的两名机组成员豪塔尔和汉斯·弗里茨成功迫降到了荷兰的哈德威克西北面。在这次行动中,伯格曼受了重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不得不在医院里度过。

1943年8月初,伯格曼归队报到,接着就在当月28日打下了1架哈利法克斯,然后在11月里取得了另外3次空战胜利。丰硕的战果使伯格曼获得了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晋升上尉,并且成了NJG 4联队第8中队的中队长。

和这些荣誉相比,或许新型战斗机更让伯格曼开心。重归战列的伯格曼的座机换成了Bf 110G-4夜间战斗机,G系列是这种双发飞机的最后一个生产系列,而G-4则是Bf 110家族型号中继F-4之后的第二款专用夜间战斗机。梅塞施密特公司的设计功力在G-4上得到了集大成式的体现,G-4不仅是庞杂的Bf 110家族谱系中的最后一种型号,而且以2293架的生产架数成为Bf 110各型号的产量冠军。

和之前的夜战机型号F-4相比,G-4在许多性能指标上都更为出色。这种型号长12.66米、翼展16.28米、自重5089千克、最大起飞重量9390千克、最大飞行速度为550千米/小时、最大航程2100千米、实用升限约8千米、爬升率703米/分。G-4配備了2台1475马力戴姆勒-奔驰DB 605B型12缸液冷发动机,增强的动力让该机可以配备更多有用的设备。G-4通过加装机首装甲和增强座舱框架强度的做法有效提高了机组成员的战场生存能力,新式的电台、导航设备和机载截击雷达则让其在夜空中具备更加强大的搜索和作战能力。在武装方面,G-4夜间战斗机在机首上部安装了4挺MG 17型机枪、下部安装了2门MG 151/20型航炮,座舱后部的火力升级为2挺7.92毫米口径MG 81Z型机枪,还可以在机背部位再加装2门MG/FF型航炮,让其成为可以全方位开火的“火刺猬”。

夜色下的杀机

新飞机固然性能优异,但伯格曼似乎还需要时间找一找重新归队的感觉,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这位夜战王牌的准星都不太准。不过到了1944年4月11日凌晨,那个夜空猎手又回来了。

2时刚过,伯格曼和豪塔尔、斯肖普一同登上Bf 110G-4,从朱文科特升空后飞向东北面的夜空,正是在这次出击中,伯格曼将取得个人的最高成就。当晚,大队英国轰炸机进袭奥尔诺耶的火车站,而当轰炸机的“溪流”开始返航时,一队德国夜间战斗机迎了上来,令这次曾被英国空军认为是轻松写意的空袭开始变得代价高昂。

Bf 110王牌伯格曼:夜空流星

升空仅仅8分钟后,伯格曼便发现了英国轰炸机群,他在当日的行动报告中写道:“可以看到下方有几个暗绿色的目标,上面涂有英国空军的标志,我迅速缩短了距离,在相距100米时向其中的1架兰开斯特后方开火。敌机迅速坠落,机翼和机身全都着了火,于2时20分在莫伯日南面坠毁。”这是英国空军第460中队的一架轰炸机,机长阿瑟·普洛贝特中尉和他的6名机组成员全部身亡。在跟进英国轰炸机“溪流”之际,伯格曼发现自己身处兰开斯特机群之中,而附近的飞机在看到前面那架兰开斯特的厄运后,纷纷改变航向以求规避。伯格曼加快速度又逼近其中一架,追逐2分钟后,于索尔斯梅斯上空将它打成一团火球,这架飞机隶属第576中队,机长弗兰克·巴恩斯戴尔上尉等机上7人全部遇难。

德国飞机的突然出现让英国机群有些慌乱,伯格曼的下一个猎物,是第12中队的1架兰开斯特。这架飞机被击落于康布雷西北郊,机上7人除1人得以生还外全部身亡。转瞬之后,伯格曼又让由第550中队资深飞行员理查德·皮克顿上尉驾驶的那架兰开斯特坠毁于巴帕梅西北郊,机上7人同样全部罹难。

这样一来,在这场短暂的夜间拦截中,伯格曼已经击落4架英国重型轰炸机,造成27名英国空勤人员丧生,而他在当天晚上令人吃惊的猎杀尚未结束。伯格曼驾机继续前行。“我看到有2架敌机正朝东南方向飞去,它们迎向了一片探照灯照射的区域……这自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敌机很快就被探照灯锁定,被灯光勾勒出清晰的影像”。

善于抓住机会的伯格曼发动了新的进攻,他先是“咬住”其中一架兰开斯特,在80米距离上打中其右翼,并立即引发火情。对于这架隶属于英国空军第103中队的兰开斯特上的人来说,这次来自后方的攻击完全出乎意料。无线电操作员费希尔回忆道:“我听到一声巨响,便转动座椅,赫然发觉火焰就在我身后。我抓起了一个灭火器,却突然发觉那是无用的。我试图告诉机长阿姆斯特朗,但对讲机失灵了。当我朝前面看去,发现领航员和一名机枪手已经死了,机长正紧紧地抓着控制杆想要保持机身稳定……”最后,费希尔带着他的降落伞包跃出了机舱,而那架兰开斯特带着他的几名战友在地面上爆炸时为11日凌晨2时50分。

在4月11日凌晨这场令人吃惊的空中猎杀的最后关头,伯格曼又锁定了来自第101中队的兰开斯特。和之前那架陷入探照灯照射的轰炸机一样,这架由尼尔·尼莫上尉驾驶的兰开斯特即使竭尽全力也无法避开探照灯的光束,这让伯格曼的锁定变得很轻松。2时52分,伯格曼的Bf 110G-4飞到目标的后下方,逐渐接近,并以机背武器向斜上方开火,炮弹射入兰开斯特的机腹和右翼,机身立即着火,接着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坠向地面。伯格曼后来写道:“2时54分,可以在地面上看到燃烧的敌机残骸。”

据这架飞机上的领航员恩斯特·布切尔回忆:“我们正离开目标往西面飞,突然间受到了攻击,射过来的炮弹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我们的飛机开始向右倾斜,尼莫上尉很难控制飞机姿态了,大家开始离舱。我的跳伞着陆很糟糕,两腿的膝盖全部受伤。”伯格曼击落的这2架兰开斯特,各有4名机组人员得以生还,其余人员身亡。

油料不多的伯格曼开始转向东面飞回基地,不过在归途之中,他又“顺道”打下了第625中队的1架兰开斯特,机长比尔·格林中尉等6人随机同亡,只有1名幸运儿在跳伞后被德军俘虏。

从当晚击中第1架英国轰炸机的时间开始算,伯格曼在短短的46分钟里连续击落了7架兰开斯特式重型轰炸机,创下了惊人的记录。在当晚的空战中,值得注意的是伯格曼向斜上方射击敌机的战术,正是斜插在机背之上的2门20毫米航炮,使得Bf 110G-4可以从敌机的下腹部发起攻击,而下腹部恰是盟军重型轰炸机自卫火力的盲区。当时,这种秘密武器尚未推广,只是在一些夜战单位的精英飞行员的座机上进行试用,伯格曼的座机就是其中之一。而从1944年8月开始,德军的夜间战斗机才开始广泛安装这种被称为“斜乐曲”的武器。

在完成一晚击落7架战机的出击后,伯格曼于当年5月转任NJG 4联队第6中队中队长,并于6月9日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此时的伯格曼刚刚度过他第24个生日。而在他加入第6中队的两个月时光里,伯格曼又给自己新增9个战果,其中有6个战果发生在英国空军于5月4日晚间空袭梅利勒康的战斗中,与他在4月11日晚上的表现一时瑜亮。

流星易逝

随着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德军在西线骤然吃紧,许多战斗机部队不得不客串起对地攻击的任务。7月7日午夜刚过,伯格曼就接受了这样一次任务,驾驶Bf 110G-4夜间战斗机前往袭击瑟堡地区的盟军车队。

然而,伯格曼的飞机很快就被盟军的地面雷达站发现,后者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正在附近巡航的战斗机。由英国空军第604中队的约翰·苏尔曼上尉驾驶的蚊式战斗机锁定了伯格曼的Bf 110G-4,苏尔曼悄然接近至100米距离,然后打出持续2秒的射击,伯格曼的Bf 110 G-4左翼发动机爆炸,接着机身和右翼起火,直落而下,最终坠于莫坦附近。

近年来有调查指出,正在莫坦地区发动反击的德国武装党卫队第1SS装甲师防空单位的误击,可能才是导致伯格曼坠机的真因。不过,不论是友军的误击,还是敌机的袭击,总之加入德国空军4年、出击135次、击落了34架英国轰炸机的伯格曼死了,他的长期搭档豪塔尔和斯肖普也死了。伯格曼无疑是一颗夜空中的流星,但流星总是易逝的。

相关报道